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民族之花 > 正文

以心的交融浇灌民族友谊之花

发布时间: 2019-08-12 08:35 来源: 网站整理 作者: 管理员

《红柳花开》。

迥异的成长环境,横跨北京与新疆和田两地,约4000多公里的距离,一群来自北京的汉族小朋友和一群来自新疆和田地区的维吾尔族小朋友们,他们能玩到一起吗?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同,他们能做到心灵相通、亲如兄弟姐妹吗?

儿童文学作家周敏的《红柳花开》一书以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和北京市文联、北京作家协会联合组织的青少年交往交流交融活动——“京疆小记者夏令营”为背景,在精心构思和合理虚构的基础上,糅合了作者近年多次赴新疆参加各种形式文化、文学援疆工作的经验,展示了在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援疆战略部署的时代背景下,两地少年逐步互相了解、建立信任,直至结下深厚友谊、同心协力建设美好家园的温馨场面,塑造了具有鲜活感染力的人物形象。

周敏在作品中塑造了一群朝气蓬勃、性格鲜明的少年形象。热情细心的赵晓萱、美丽善感的阿依努尔、淘气好动的小胖、热心善良的多多……透过作家细腻灵动的笔触,一个个鲜活的少年形象跃然纸上。

在为期十六天的夏令营里,学生们横跨北京、和田两地,彼此间碰撞出奇妙的火花。一开始,语言上的障碍还让新疆孩子们有点儿不知所措,但是很快这些隔阂就消融在彼此真诚的交流互动中。地理和文化环境的差异非但没有成为两地儿童建立友谊的障碍,反而让他们为彼此的不同所深深吸引,情不自禁地想要去了解更多、感受更多。从北京的天安门,到新疆的沙漠戈壁,两地少年逐渐打破内心的屏障,克服对陌生的恐惧,融入进彼此的文化生活之中,童年生命在多元文化的滋养下生长的愈加饱满与茁壮。

在以写实的姿态记录少年生活的过程中,周敏很注意从细节上扑入少年儿童的内心世界,以呈现其微妙的情绪情感和精神成长。作品中的阿依努尔是一个腼腆善感的维吾尔族小姑娘,初到北京时,阿依努尔曾因想家而暗自伤心落泪,是同屋的北京女孩赵晓萱用她的热情和陪伴让她在陌生的环境中一点点安下心来。

最动人之处发生在孩子们去天安门观礼台参加升旗仪式的那一刻,当人群随着军乐队演奏的旋律唱响国歌的时候,阿依努尔和热依汗的嘴巴却没有张开,她们害怕自己不太标准的汉语发音会破坏此刻神圣的气氛,只是以注目礼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敬意。就在这时,阿依努尔感受到了赵晓萱的手掌传递来的温度,在朋友的微笑鼓励下,两个维吾尔族少女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独特的口音汇入大合唱的洪流中。此处细节描写的真实动人,在彰显友情的温暖与力量的同时,也将少女内心的羞涩敏感和喷薄欲出的爱国之情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阿绿”孙越和古丽老师是作家用心刻画的两个成人形象,两个人一急一徐,一刚一柔,相互映衬、相得益彰。孙越老师一出场便威风十足,“有几分当年关云长身披绿色战袍过五关斩六将时的气势”,他虽然对学生有着极强的爱心,却因性格急躁又不太讲究教育方法,一度不被孩子们所接受。而古丽老师则机智灵活,善于将问题和矛盾化解于无形。当孙越因其急躁严厉的作风和学生产生矛盾的时候,古丽老师一面及时安抚学生的负面情绪,一面积极敦促同伴改变其行事方法,慢慢拉近了老师和学生之间心与心的距离。当阿依努尔在拜合蒂家,为打碎一个花瓶而落泪自责时,古丽老师清唱着一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揽着阿依努尔的肩膀走出房间,巧妙而及时化解了她内心的自责与不安。

相信在古丽老师的身上,一定凝结着作家周敏本人的生命经验和育人智慧,这和其多次参加文学援疆活动的经历是密不可分的。作家深知,身为一名教师,不仅要有对学生的一颗爱心,更要讲求教育的方法和智慧,特别是在当下以爱心促进民族文化交流的大背景下,这样的教育智慧更彰显其积极意义。

《红柳花开》立足于民族文化交流,主题宏大,立意深远,对于青年儿童文学作家来说,能够驾驭这样的内容和主题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周敏选取了儿童现实生活中的一隅,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呈现了两地少年儿童在文化交融过程中共建的深切情谊,体现了当代儿童文学作家的艺术使命感与责任担当。

责任编辑:管理员